2021年1月17日

奧巴馬總統臨別演講 (文言翻譯) 2017年1月11日

奧巴馬總統臨別演講 2017年1月11日(文言翻譯:鎮棠)


芝城諸君,久疏問候!還鄉滋味,別上心頭。諸位父老數週衷心祝禱,蜜雪與我感甚佩甚,今夕終可一表謝忱。不論都俞吁咈,抑或期期不可,列位美國人民,或處廳堂、庠序,或於農舍、工廠,或在餐室、遠戍,位位皆正余品格、啟余深思、促余前行。諸君雅言善行,余皆每日思之再三。在公在私,惠我孔多。

剛屆弱冠,初臨芝城,尚且在覓人生目的。初與教會團體共事處,距此不遠。其時鋼廠倒閉,職工失業。街巷處,余親睹工人縱艱苦困乏,信念仍存,謙默自守。力到心同變則成,仰觀俯察理自明。

任總統八年,仍恆存此念。此不啻區區拙見,實乃國之根基 ——  放膽自治。

吾等堅信,人生而平等,與生俱來天賦之權,諸如生於世、享自由、求幸福。

此等權利雖不證自明,卻非理固當然。吾人當以民主之制,臻更善之美利堅。

此翻地覆地之念,乃建國先賢之遺緒。吾輩有志欲竟,可憑汗血、以努力、藉創想。吾輩應當戮力一心,更臻完善。

立國二百四十載,世代公民受國家呼召,皆獲任務與意義 —— 是故愛國者棄暴君而擇共和、引先驅西行探拓,致奴隸免築役而享自由。蓋因如此,引萬邦人民、難民涉遠洋、越大河,使婦女有票可投,促工人自組團社。

蓋因如此,我軍自奧馬哈灘至硫磺島捐軀為國,由伊拉克到阿富汗奮勇犧牲;宵瑪示威為黑人之權,以至石牆事件爭同志之益,我國兒女所念茲在茲者,唯捨身報效而已。

凡此種種,足證美利堅之獨步。立國發軔必有瑕疵,惟革世變時之魄力既展,後人得蔭。
步步前行,誠非坦途。行民主,時甚艱險、紛爭難免,甚或有所犧牲、流血——如進兩步,退行一步。跬步千里,前行之步伐定將愈前愈寬,務使立國奉行之道,終必澤及全民,而非少數。

八載之前,余倘豪言我國衰退將止,汽車工業復興,連月就業人數升幅史書未見;若高論我與古巴肇啟新章,止伊朗核戈而兵不血刃,除辛巳廈災之渠酋;謂婚姻平等可成,確二千萬同胞於醫保之權:諸君或謂此言過甚,不自量力。

然我國上下既一,艱難玉成。諸君一投,乃革故鼎新之基,眾望得孚——咸賴列位,我美利堅今非昔比,美而益堅。

十日過後,民主之象徵——新舊總統和平交接大權,世可得見。(眾:非耶!非耶!)余嘗諾準總統川氏,我府力求過渡平穩,一如上任布氏之惠助。確要政府助諸君以對他朝難關,諸君亦有責焉。

迎此種種難關,吾邦資業已豐。千帆過盡,我美利堅仍富甲天下、縱橫四海、世所敬仰。吾國青年、魄力尤盛,百花齊放,近悅遠來,履險之力不盡,創想之量無窮,將來當屬美利堅。

達之,端賴民主運行暢順,端賴政治得昭民之清風,端賴諸君棄黨怨、謝私心,復建我國亟需之共同使命。

此即為今夕之辭旨︰吾邦行民主制之況。

諸君當曉民主和而不同之理。先賢高談雄辯,終而妥協,想必亦盼後人如是。先賢當知先有休戚與共之心,而後有民主;肌體髮膚縱異,共歷興亡則同。

悠悠長河,毀此休戚與共之心之事,亦非鮮見,本世紀初即為一例。天道不公、貧富極殊、人口更易、匪禍猶懸……凡此種種皆搦戰我衞力、我經濟、我民主也。應陣之法,即決我育後代、創佳職、衞國土之力;亦即決我國他日之途。

若非人人皆享經濟之機緣,民主之業寸步難行。余於此播一佳音︰市道今已復振!薪資、房價、退休金益增,貧者日減,股價屢創新高,富戶稅賦益允。失業者一秩間最少,參保險者史上至高,醫保所費之增五秩最緩。倘諸君另有高見,醫保體系既可猛進,且廉而惠眾,余定和之,言出必行。此乃吾輩役於國人之因——萬民得享安居樂業,非為邀功也。

果雖稍結,唯尚不足。倘庶幾之戶致富,乃犧牲日盛之中產與欲上游成中產者,經濟則流行欠妥,勃興遂久。階級固而不均,亦損民主之本。觀乎財累薪厚者百僅其一,城鄉之內無人過問者眾︰遭遣廠工、跑堂、醫工等等入不敷支,窘迫拮据,必覺體制不利於己,政府只事權貴,遂存政治極端、心趨自利之患。

此非一日之寒,斷無急治藥方。貿易往來,除自由外,更應公平。經濟再有動地之變,非自他國:乃自機械化既不息,諸中產工種遂自冗餘。

肇造嶄新社會契約,乃今要務:保兒孫得所應得之教育;工人得組工團力爭優渥薪資;社保之網應合時宜;務革稅制,以令新經濟中利厚者履責。彼得所成,端賴國之舉措。何以踐行,咸可論辯,唯斷不應苟且安逸。倘所創機遇未惠三萬萬同胞,他日彼離心離德,吾邦進步難期。
踐民主之業,亦有第二威脅——此難之久堪比我立國之悠。余既當選,有言美利堅種族之見將不存矣云云。立意雖善,唯非實際。種族之事,仍有鬩牆之力。余今六秩開二,得見各族益親益切。此固見諸統計,不論政見如何,我國青年心態亦見進步。

固有此成,不可志滿意得,務須續而努力。經濟之事,若皆陋想成勤勉白人與朽糞他族之爭,則上下職工之力盡徒然,而殷戶所守之利得固。倘播遷美國之父輩只因後代膚髮與己殊異,拒資庠序之業,豈非滅己後代之盼哉?他朝事勞務業,彼等孔多。經濟之道,非必彼盈我虧,去年各族男女老幼,薪資皆見長進,足可證兩益之理。

欲摒種族陋見,駸駸而進,則招賢納士、覓房置產、庠序之教、按察之制中,鄙蔑他族者,法必嚴懲不貸。此乃我憲法所要,崇高理想所求也。徒有法誠不足也,易心態殊不可少。吾邦族裔益殊,欲行民主者,務聽我國小說名角芬治狀師之言︰「若非切身處地,潛其膚而步,不可謂悉一人之心也。」

黑人以至他族人民,應將自身爭公義之舉,連結我國各民之困苦︰不只難民、移民、鄉間貧戶、變性者,中年白人亦然——彼等看似處優,然經濟、文化、技術變易,境況遂天翻地覆,彼等之況,需留神細聆。

我國白人應知,奴隸制之影響與種族隔離之策非於六十年代一夜滅沒。少數族裔宣不滿之聲,非只為倡逆向歧視或揚政治正確;和平之抗議非索特殊待遇,但求先賢所諾之一視同仁耳。

土生土長者須省吾身︰種種向新移民之畛域,幾同於當年謂愛、意、波人將毀吾邦根本之成見。我美利堅不因來者而削弱;吾邦之信念,來者既戴,我國益堅。

是故不論高見如何,吾人正該續而不懈,當信吾邦人人愛國若己,勤職事而惜家庭,眾孩童皆有好奇之心、前途無量,若己出者堪所愛惜。

成此種種,築磕難免。喜藏身安適圈者,不乏其人,諸如鄰里、大學、教堂或社交網絡,環抱於思近想同者之中,無刺耳於我見之聲。由是黨爭益彰,以經濟、區域起門戶之別日盛,百媒分眾,各適其適——種種致人分類等之事仿若自然不過,甚或難免,遂在圈中苟安,不分消息正誤,只問好言甘辭,事實憑據,弗之賴矣。

此一浪潮乃我民主之第三威脅。政治乃思想之爭競,民主之構造誠然若此。爭辯倘依正途,則分目標之緩急,論何以達之等等。倘拂公認事實之不顧、置新知於不認、對造舉一公允論說而不服、凡格致理辯之學皆輕視,則諸君恆自說自話,共識妥協之日難期。

此豈非政治致人洩氣之故哉?獲舉官員見我等削企業稅擔,一言不發,竟因幼園開銷而動怒,情何以堪?我黨人私德有乖,卻自圓之,他黨人所歷雖同,卻狙擊之,豈有此理?擇而信之,浮而不實,且自欺欺人。咸因家母嘗言︰真相者,當自證其實於諸君之前也。

區區八載,我美利堅臨寰宇變暖挑戰,得對外邦石油之倚賴減半,再生能源倍增,且領各國承諾挽地球之環境。倘我輩行而弗堅,子孫萬代必忙於應陣,而無暇再辯寰宇變暖之存否,屆時五洲塗炭、經濟崩壞,因氣變而覓我蔭庇之他國難民,想必多矣。

如今當可一論披榛之良方。今世否定此難,既有欠後世兒孫,亦無面目對先賢奠定之探拓解難精神。此精神乃起於啟蒙時代。賴之,吾邦領引世界經濟,兩鎮航天飛機翔飛,惡疾得治,而昔日偌大電腦今可盈握。

此一精神乃信仰理性、崇奉探拓,置權利於權力之上;吾人縱屆股災蕭條之時,仍得抵專制暴政之引誘,二戰後廣聯芸芸民主政體而立新秩序:此秩序不純言軍力與國之連橫合縱,而更論原則——法約公權、人權、信仰、言論、集會自由,以及不偏不倚之傳媒。

此一秩序,今遭搦戰︰自稱回教代言者之暴戾狂徒屢下戰表;他邦之獨裁者,視自由市場、開放民主與公民社會,為威脅大權之寇讎。箇中之危,懸我民主頭上;貽害之深,甚於炸彈導彈。彼感受脅,乃因畏葸世變時易、恐懼相貌、言語、祈禱異乎己民者,因輕慢法約公權與領袖之念,不容異見與自由思想,因尚槍炮刀劍、宣傳機器乃決正邪真偽之定海神針。

得我軍男女健兒驍勇無比,探子、執法者、外交官上下傾力,我美利堅無一外國恐暴團民奸計得逞,侵襲我境。麻省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、佛州奧蘭多酒館槍擊案、加州聖伯丁諾縣槍擊案、德州胡德堡營盤槍擊案等慘案,警惕吾民思趨極端之害。執法機關遂自警醒,效率益彰。成千上萬恐暴團民既剿,賓拉登氏亦如是。四海之內,吾邦今率他國,結而為盟,誓一剿眾匪酋,所失城池,泰半今已復取。剿伊斯蘭國之務終必成,而脅吾邦者,定燕巢幕上矣。兵旅上下,衞我國土諸君︰成汝元帥,實為畢生之幸;吾人聊表,難達切切謝忱。

日常行止得維,賴驍旅尚且不足。倘有一剎慴伏,民主當自變質。我美利堅人必自惕厲,常思外患;定奪吾人特質、觀念遭損時,自當起而捍衞。

八載漫漫,不才力促立法,以確鎮恐暴之理。是故吾邦酷刑不再,力促閉關塔那摩牢房,一革監察通訊之律例以保吾民私隱與公民自由。是故有歧視我國穆民者,余堅斥之。不論彼我,愛國之心一也。

是故舉目四海,揚民主,促人權,弘女權,以至倡性少數群體之權——力縱何等不足,拂諸權而去似更便利,余等今夕不可抽身!阻崇尚極端、排斥異己、囿於宗派、盲目愛國,亦即助抗專制、民族主義野心。若五洲自由凋萎,法約公權失敬,國內或國際易起兵端,終必迫脅吾民自由。
是故吾人應自警惕,而非怵惕。「伊斯蘭國」欲濫殺無辜。倘我國民務本,不乖《憲法》,奮而拮抗,匪敵焉可得勝?倘我國弗揚其本而凌弱鄰,俄、中兩國豈能與美利堅之勢相匹敵?

視民主為理所當然者,即民主受迫脅時耳。舉國上下不分黨派,屆時皆應力助重建民主體制之要務。若發達民主國家中投票率低甚時,當便利諸君一投;倘國人嘗對體制抱疑,當減捐獻於政治之影響,堅操雅守,開誠布公;如國會失常,當導各選區之政客論常識而弗固守極端。

然恆念,達此種種非必自然而然,必賴諸君參與;縱勢有所易,毋忘公民責任,務期履之。

合眾國之憲法,乃先賢之厚禮。然則一紙而已,力所安在?諸君一道參與,抉擇邦務,結盟立約,遂予憲法力量,此其義之所在也。堅守自由與否,尊重與執行法治公權與否,端視吾人所定。美利堅雖非荏弱,唯達自由之迢迢長路,所獲非理所當然也。

華盛頓總統臨別致辭曾言,欲吾邦安定、繁榮且自由者,非自治支之不可。然「不論不一之信念,或各異之起意,必有力量費煞苦心,圖削諸君於此真理之信念」;故應「心焦若寶失」之心而維護自治;「裂離合眾國之一部於他者、鋤弱合眾國之神聖聯繫者,圖謀既萌,須一一摧之,防微杜漸」,務致精誠一心。

合眾國諸君:論談政治倘機鋒挑激,氣氛不靖,正人君子不願事民利眾;論談政治若語出鄙褻,構怨連連,針鋒之對造如會錯意,甚或心生惡念:吾民之聯繫遂見減削。倘若干人等因美利堅否與他者強分高下,如視體制上下腐朽不堪,無可救藥,不審自身選民之擇,只呵斥當選之領袖,吾民之聯繫亦少減矣。

焦若寶失,起而捍衞之心,吾人咸應有之,此寶即民主也。吾人咸應樂迎此命,續鍛益美益堅之邦。肌體髮膚縱異,足以自豪之銜一也:公民。

民主之要,乃在於民。諸君參與,不只大選或切自利害之事,而係畢生。若厭網上爭辯,何不現實論談之?一事需治者,何不起而行動耶?獲選官員大失所望乎?收集簽名,毛遂競選何如?起而投身,心須百折不撓。

或嘗小勝,或遭大敗,不一而足。每料想他人心懷善意,亦是耽險。漫漫長路,或有廢然長嘆之時。余等幸而經之歷之,而睹終點者,此長路賦君充沛之能,迪君發蒙之思。余等於美利堅及國民之信心,得見堅篤。

不才之信念誠見堅篤。區區八載,所歷殊深:畢業青年與新兵,凌雲壯志;巢頓槍擊慘案後,教堂中悲愴家庭盈室,覓答案、蒙恩典,余亦涕零。余嘗見,科學家助一癱漢重獲觸感,本援救無望之傷兵復能行走;余嘗見震災後,醫生義工助而重建,癘疫得止。余嘗見幼童仁心善行,提醒吾邦扶助難民之職、同求四海太平之責,以及守望相助之任。

數載已過,余篤信美利堅尋常百姓當可易勢,余獲益至深,曩昔難料。諸君同霑此益,亦余所盼。現場或家中遙望諸君當中,若干嘗於零四年、零八年、一二年屬意吾人,傾力相扶:帷幕今終,君或難以置信。諸君且聽:爾道誠不孤也!

蜜雪——歷二十五載,南國之女羅便臣氏蜜雪,既為余妻,亦為童母,更余摯友也。所肩之任雖未曾設想,然處事仍絡絡大方,為人趣意盎然。爾有淑德,昭彼白宮。民有依庇,如沐春風。卿為楷模,菁華競高。鄙人以卿為榮,我國以卿為榮。

瑪、莎二女——所育雖異於同儕,然成聰秀娉婷之少女。善行蘭心,滿懷熱忱,無微不至。念汝身肩重任,歷幾星霜。而猶溫潤如玉,外圓內方。能成爾父,份外自豪。

拜登︰昔日賓州小鎮頑童,今成達州至愛之子。賢兄係不才構閣提名之首選,首屈一指。得拜登任副總統,功甚偉哉,而愚弟得此賢兄,份外難得。賢兄伉儷,愚弟如親待之;長青友誼,乃一畢生歡趣。

白宮卓爾不凡之職員:若干共事八載,若干不啻一秩——鄙人得蒙諸君傾力,而諸君日常仁民愛物、臻善之心與亮節高風,鄙人亦嘗秉抱之。余嘗見諸君滋長成家,弄璋弄瓦,肇啟華章。華府時運多舛之時,爾等亦不因國事懊喪黯然。白宮乃吾人共謀良策之所,惟諸君今夕一別,他朝功業敢自巍然,鄙人更感自豪耳。

相援鄙人之諸君:遷他處之運籌者、倒屣懸榻之家庭、叩門負鼎之義工、首度投票之青年、時艱命困而拮抗之國人⋯⋯種種恩惠,不可多得;鄙人銜結,永誌不忘。革世變時,諸位之勝也!

是故今夕視我國他日之成就,較之初任總統之時,鄙人更感開豁。我輩孜孜矻矻,蓋扶助、啟迪國人(尤以青年甚眾),自信可變時革世,投身大義。

今之青年捨己無私、創想無限、熱愛家邦。余訪州市鄉縣,歷歷可見。諸位堅信我國當可日更公平公正,兼收並蓄,知曉常有更迭變易乃我國之徵,弗之懼也而迎之也。諸位肯負推動民主之重任,而後生可畏,國之前程付爾手中,料必無可限量。

吾三萬萬同胞:役於諸君,畢生榮幸,今夕過後,亦續效勞。卸任過後,鄙人仍係公民,與諸位並肩前行。不論老少,今余有所求,與八載前當選之求者同:還盼諸君仍抱自信,己力同可易勢革新。望諸位仍抱先賢建國所書之盼;仍存黑奴與倡廢奴者所曰之念;仍聽新移民、西拓者、求正義者之聲;仍守沙場、廣寒豎我星條旗者所信。信自力當下革世變時,亦舉國上下邦人之要本。

吾等既在,無所不能。

吾等既在,汗不枉流。

吾等既在,無所不能。

拜謝美利堅,天祐吾民,願天續祐吾邦。


***
譯後記:蒙好友衡之君長久相助,此譯文得以面世。

此文大約六分之一在2017年始譯,後因事忙而擱下,想起川氏行將卸任,幸趕及在發表四載以後續譯而發表。此四載我香江歷動地之變,若干好友業已他遷,慨甚悵甚,奈何時運多舛,不由吾民定奪。良久未有復寫此網誌,皆因事忙,且世之動蕩亦大有高見者,條分縷析,毋庸我多言了。今復張貼,亦非不才之思想,不過譯務既肇始,故圖善終矣。是為後記。

沒有留言: